川美院长亲自示范人体写生惹争议,院长回应:美育任重道远
2019-11-08 18:16:39

*本文已获中国新闻周刊(身份证:中国新闻周刊)、庄雷蒙和杨宇授权。

最近,一名网民在微博上上传了一组大学艺术课的教学图片。图片包括课堂上的老师和学生,以及老师画的人体图片。照片附有以下文字:“四川美国总统庞茂坤先生亲自绘制并演示,令人印象深刻”。

光看这个微博,真的没有什么观点能吸引公众的注意力。然而,有些人凭借自己的想象力和独特的观点,对“人体素描”这一必修课进行了热烈的探索

“什么不能画?你必须不穿衣服画画!”

“不管西方有多欣赏裸体画,这就是中国。你能学到一些好东西吗?”

这样的话很快吸引了一大群旁观者。后来,“艺术院校人体素描演示之争”引发了一场流行的微博搜索。

因为这个正常的示范班,川美总统庞茂坤在媒体的不断呼吁下“被迫开放”。

他不情愿地告诉媒体:使用人体模型也是国家允许的,科学的和合法的,也是世界各地艺术学校的一种常见方式。他也没有听说一些专业艺术学院取消了这门课程。

庞茂坤向《中国新闻周刊》哀叹:“美育(即美育或美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果你仔细研究这个微博下的评论,你会发现这个热门搜索是不准确的。一些网民认为,“争议”至少是相对接近的双方的意见,而对这件事的评论显示,绝大多数人都在看少数网民的“异国情调”。

大多数人的意思都很清楚——人体素描不是讨论的话题。此外,一个世纪前国内艺术院校就已经开设了相关课程,如今已经成为一门基础课程。其他人贴出了近一个世纪前上海美术学院西画系师生与裸女的照片,以此来对比质疑人体素描的网民的浅薄。

甚至,许多之前不关注美术学院的网民也可能“穿越圈子”参与讨论。事实上,我们的目标不是素描课本身,而是对一些“思维落后”的网民进行大规模的教育。

其中,媒体关注最多的是学校信息之一为“Xi安工程大学”的网友评论,他们学校的艺术系,因为一些家长和学生反对,其他老师阻挠,并取消了人体素描课。

这位网民含糊的声明导致许多媒体转发,最终被大多数人误解了。到目前为止,仍有一些艺术院校对人体素描课程存有疑虑。

中国新闻周刊(China News Weekly)联系了网民,称他的艺术系取消了人体素描,这不是网民所想的,因为觉得“裸体不合适”,主要是因为课程改革。“在2014年左右之前,学校艺术学校的一些班级也指艺术学校。后来,课程改革废除了人体素描。一般来说,这些课程更面向纯艺术专业,如西方绘画、中国传统绘画、美术和雕塑。”

网民系是新媒体艺术学院影视动画系。几位动画制作工作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年来,在我国开设动画专业的学校和部门数量有所增加。每所学校的课程都不同。如果只培训专业影视动画人员,取消一些纯艺术课程是正常的。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包括杨梅和川梅在内的许多专业艺术院校的学生和教师,表示我校人体素描课程开展正常,在办学过程中没有遇到任何阻力。此外,人体素描课的门上会贴上“禁止外国人入内”、“禁止拍照”等标志,以保护模特的肖像权,所以一般不会有争议。

“人体素描”这个话题引起了许多非专业人士的好奇心——在素描课上面对模特时,你有什么心理波动吗?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绘画专业的张欣(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非艺术专业的学生对“画裸体模特”感到好奇是正常的,朋友们会问他平时的感受。“第一次面对模特仍然有点新鲜和好奇,但这些情绪转瞬即逝。毕竟,绘画仍然需要大量的注意力和无意识。”

他举了一个例子:“就像我们在选修人体解剖学课程和面对“普通老师”时对医学生的心理感受感到好奇一样,我真的问了。我研究医学的朋友说,感情只是两个词和尊重。”张欣说,虽然人体素描课上没有威严的愤怒,但老师和学生仍然非常尊重模特。“然而,有时他们会暗暗抱怨我们是否能有一些身材健美的模特,让我们画一些真正的肌肉线条。”张欣笑着说道。

然而,一些提问者被艺术学生震惊了:你真的想得太多了。

在社交平台上,许多艺术系的学生说,在人体素描课上不可能有任何疯狂的欲望。“这幅画的大脑会变干,老师会用不准确的图像、糟糕的外表、过于丰富的色彩和没有节奏的风格喷它们……”

对许多人体模型来说,“进入职业”是他们生活的必需品。根据《工人日报》最近的报道,除了大学和学院,北京的许多工作室基本上只能找到50岁以上的模特,“因为他们几乎没有工作机会”

该报告在描述人体模型的工作条件时使用了“忍耐”一词:“如果你想赚更多,你也可以选择成为一个人体模型。每小时工资可以达到50到80元,一天挣几百元。前提是裸体站在草绘器前……”

然而,杨梅的学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也有模特自己对艺术更感兴趣。她经常在校园里看到模特,“也就是说,一个40岁或50岁的叔叔带着一个发髻,穿得比美国学院的学生更像艺术家。”

一些网民认为,真正需要改进的是增加一些资金,使模式多样化。他画的要么是学校附近的退休老人,要么是16岁以上的农民工。“太少的年轻人,浪费半天不动,会得到120元。这种奖励对年轻人没有吸引力。”有时候模特们不能放手,学生们不可避免地会感到尴尬。

虽然对“裸模”的讨论在川美总统庞茂坤等行业专家眼中很无聊,但不可否认的是,仍有一些人对艺术教育一无所知。无知引发的争议让庞茂坤更加吃惊。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哀叹道:“审美教育(即审美教育或审美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而,许多媒体评论文章认为“不必要”的争议,在南京大学教师、社会心理学研究者陆源看来,是美术范畴之外的网络传播的典型案例。

“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能会认为人体素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而且是非常科学的,非常符合艺术教育发展的规律。没有必要讨论它。”

一方面,陆源认为互联网的特性放大了一些在现实中容易被忽视的声音。尤其是社交媒体,人们说话的门槛接近零。当一些极端的、极端的或边缘的观点出现时,大多数人会感到不舒服。“你会看到各种意想不到的神圣逻辑和各种奇怪的理论。你会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在21世纪,怎么会有人这样想呢?”

另一方面,陆源表示,社交媒体在“人体素描”这个话题上表现出巨大的差异并不是坏事。“它使我们能够看到相对真实的思想分布,并表明人们的思想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我们还没有真正完成启蒙运动。教育部门和媒体都必须做更多工作来应对互联网时代的这种知识和审美启蒙。”陆源说。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身份证:中国新闻周刊),庄雷蒙,杨宇编辑。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